漂亮小瓜

【贾正】红蝴蝶

C3。
民国背景,ooc。
食用愉快。

-----------ding-----------

纵使黄老家主再怎么惯着黄明昊,他捅再大的篓子,说到底也还得忍着,他黄明昊独子的身份就说明了一切。当下时局看似风平浪静,内里不知风潮涌起蠢蠢欲动多时了,洋人虎视眈眈,半分也不敢松懈。这黄明昊虽说平时潇洒惯了,可是并不傻,家国局势如何也都看在眼里,安生日子可能也要到头了。

没敢怠慢穿过大厅到后堂的时候老家主背着手不知道在想什么,屏退了四下,画眉笼子挂在了屋外,整个后堂安静的可怕。黄明昊咽了口口水,按了按手,小心翼翼的立在堂中间,恭恭敬敬喊了声爹。

“明昊啊。”

老家主扶着椅背转过身来,虚虚捂着嘴咳了两声,掐着烟斗的手颤了颤,烟雾袅袅盘旋着上升,消失在空气里。黄明昊低低的应了一声,喉头发干。

“你从小到大我没要求过你什么,也不拘束,但是说到底啊明昊,”老家主一步一步稳稳当当的走下来,拍拍黄明昊的肩膀,绕到他身后沉默了半晌才再次开口,“我们是黄家的人,要有样子。当下洋鬼子死咬追在后头,我看这九大家也靠不住,到底还是得靠自己。话虽这么说,我们现在该怎么样还要做足表面,别让人看出来什么坏了关系。”

黄明昊应着,舒了一口气。没想到就是这事,自己也并不是傻子,平时的风云动向花红柳绿的地方传的最多,托他们的福了解的倒是也不少。天色已经完全黑了,穿堂风一阵接一阵,卷起微凉的夜色。老家主欲言又止,最后只是再次拍拍黄明昊的肩膀,一副语重心长和难得的温和,褪去了那个严厉肃穆的家主形象,他只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。

“明昊,要记住,我们黄家,不能委在人后。不管什么方式什么时候,永远也不能。”

第二天范丞丞清晨就来敲门,隔着墙砸山的动静。黄明昊不情不愿的出门昏昏欲睡,磕在范丞丞的新摩托坐上一个激灵。再抬头的时候到了小剧院门口,贴着大大的女星海报,放大的睫毛看起来好像刷子。范丞丞吐槽着没有自家姐姐好看,还负责拽起要醒不醒的黄明昊,到了门口才发现这是凌晨场散了,下一场要等下午。

没敢叫醒黄明昊,范丞丞扛着个大活人艰难返回,刚回身就让人叫住了。

“..范丞丞?”

这家小剧院是朱正廷朋友早年托人开的,人在海外走不开才找了人管理,现在回来熟悉和接手。正好朱正廷闲的没事,赶上凌晨场人少,也乐得清净,索性就来唱了一场,没想到正好撞见俩人。

“小少爷也有兴趣来剧院?”朱正廷磨蹭着拇指沾上的颜料,抬头看了眼睡的昏天暗地的黄明昊,冲他努努嘴,“这是...?”

范丞丞突然觉得不好意思,挠了挠后脑勺,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正尴尬的时候黄明昊哼哼唧唧的醒了,趴在范丞丞肩膀上打了个哈欠,使劲拍了他一巴掌。起床气发作的黄明昊眼看还要上手,朱正廷没忍住,扑哧一声笑了。

“醒了?”

黄明昊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团混乱,突然一把利剑穿云破石惊破混沌,带来一路闪电。是朱正廷。

黄明昊吓了一跳,几乎是瞬间从范丞丞身体上撤下来,幅度过大差点摔倒。给朱正廷也吓一跳,下意识要伸手去扶,那人却立刻蹦到离自己老远。

“我...梦游了?”

黄明昊冷静下来后得出结论,回头看范丞丞的表情,不怀好意。空气中弥漫着微妙的气息,朱正廷咳了一声,提了提手里快要滑掉的手包,脚尖点点地面。

“都还没吃饭吧,我正好准备回家做,要一起吗?”

黄明昊瞬间眼睛亮了,疯狂点头。几个人吸引了不少目光,朱正廷的车从对面来过来,司机下来拉门,朱正廷坐在了前头。趁着这个时候范丞丞跟黄明昊咬耳朵,压低了嗓子气音吹的黄明昊好痒。

“朱正廷没跟家里一起,自己买了套房子,不是豪宅也不是中心地段,倒是搞了不少乱七八糟的植物。”

范丞丞自己说的兴起,抬头看黄明昊一脸心不在焉。顺着视线望过去,朱正廷正低头靠着胸膛小憩,晨光透过车窗折射着彩色的光,变换流转,衬的他睫毛都清晰可见。车里安静的很,黄明昊听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。

砰砰砰。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