漂亮小瓜

【贾正】红蝴蝶

C2。
民国背景,ooc。
食用愉快。

-----------ding-----------


朱正廷突然感觉天气有点冷,隔着人群望过来死死黏住的眼神烫的不行,后背没由来的却在发凉。自己没见过这么个小少爷,根本都不用思考就能得出结论,短短一天见的人有限,大多数还都是大腹便便的各种名绅和娇滴滴的名媛,早该见一面的九族小一辈一拖再拖,间接造成了现在的局面。

黄明昊虽然年纪小,花红柳绿的场合经历的却不少,仗着自己家世和在外的名声不管到哪都有人搭讪,加上出来瞎混的时间早,这种桃色场合便向来不放在眼里。最开始只是好奇,不经意间瞥见朱正廷就再也挪不开目光了。估计是让黄明昊盯的背后发毛,朱正廷回身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撤回眼神,实实在在的来了个深情对视。黄明昊突然感觉头皮有点发麻,难以言表的,久违的紧张一下就涌了上来,瞬间大脑一片空白,不知所措的捏酒杯底座。

这边还纠结着,朱正廷那里倒是没想太多。渡轮上来接他的人早就里里外外把九大家族剖析的干干净净,表面说的好听,戏也做足全套,在外几家一副和和睦睦相亲相爱的假象,内里明争暗斗水深的可怕。也多亏了洋人,争归争,到底也不敢闹大,论起来这九大家是谁也离不开谁,哪一家垮了洋人都虎视眈眈,也只敢在浅层做做文章。抱着跟小一辈未来接班人打点关系的心思,朱正廷又给自己倒了杯酒,坦坦荡荡的就过去找范丞丞一拨人。

范丞丞正跟陈立农聊在兴头上,让黄明昊一拳砸后背上,沉闷的一声听的心惊。还没来得及发火就看黄明昊相亲似的一脸僵硬,再抬头看传说中的朱家小家主端了杯酒稳稳当当的冲这边来了,心下就明白了七八分。

“嗨,我是朱正廷。”

黄明昊瞬间慌了神,盘口昊哥威风八面瞬间怂成了小猫咪,端着酒杯一言不发默默娇羞。朱正廷简简单单打了个招呼,碍着面子几个人都客套了几句有的没的,轮到黄明昊介绍时朱正廷才小小的吃了一惊。黄家小少爷听说只有十六岁,这也太不明显了吧...

范丞丞憋笑憋的直发抖,黄明昊什么时候这样过,跟他老子都没怂过,眼下怕的跟猫儿似的。一群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小少爷凑在一块儿,不惹人注目都难。林彦俊捏了把黄明昊的后腰,不经意的问起朱正廷在海外的经历之类,果然都是留学党,交流有共同语言,瞬间打的火热。黄明昊苦着脸看林彦俊兴奋的开始飙方言,比划的手舞足蹈吐沫横飞,心里默默的竖了个中指。

陈立农一堆人都围着朱正廷,黄明昊百无聊赖,特想离开,又舍不得朱正廷。搁侧面进来个弯着腰的小厮,跟黄明昊耳语说是黄家主有事找,人已经回家了。黄明昊欲哭无泪,踹了脚范丞丞的屁股招呼一声就要走,还没迈出饭店门口就让林彦俊从身后搂住了脖子。

“我去,那朱正廷可以啊,学历高不说,人家在英国学舞蹈的,我说怪不得那身段。”

林彦俊说的两眼放光,没注意到黄明昊脸色越来越沉。

到家的时候已经黄昏了,黄明昊还穿着宴会的正装,路过走廊一股莫名的肃穆感。眼下正是紧张时期,洋人盯得紧,几大家族各有各的生意领土,唯独黄家各方面均有涉猎,却又都不精通。前些日子黄家主不知道搞了什么生意,资金突然就多了起来,对外宣称是煤炭,内里行情早就不景气。老家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黄家也就这么一个独子,黄明昊心下隐隐约约有预感,父亲有事瞒着他。

【贾正】红蝴蝶

C1。
民国背景,ooc。
食用愉快。

------------ding---------

说来也巧,黄明昊第一次见朱正廷是在九大家族例行的宴会上。

吊儿郎当的黄小少爷这一茬向来对这类打哈哈的聚会敏感的很,平日里游手好闲,最爱跟小一辈的同样几个不学无术的好哥们到处找乐子。黄家主拿他没办法,管也管了骂也骂了小少爷还是我行我素,干脆直接放弃说教,好在小少爷只是贪玩,鸦片嫖娼什么的半点也没沾,老家主也就随他去了。

说起来九大家族,不止老上海,沿海这一带延伸到重庆都没几个人不晓得。领头的黄家,早年就家境殷实,北平动乱的时候起了心思,率先拉拢当时几个刚露出苗头的家族合力对抗,按理说几个初出茅庐的小家族根本不足为惧,可人家黄家主铁血手腕,硬生生把上海这片地从洋人手里抢回来了。事已至此,就算黄小少爷平日里干了点什么稍微过分的事儿,几家也得多少兜着点,毕竟欠着人的情哪。

说起跟黄明昊关系最好最臭味相投的,就是九大家里面排行第二的范公馆二少爷范丞丞。这范丞丞不是独子,上面还有个做影星的姐姐范冰冰,说起范冰冰不得了,上海这片地简直到了人人追捧的地步,一张漂亮脸蛋眼睛一抬就是万种风情,眼波一转一群人眼巴巴的凑上来点烟。偏偏这范大小姐高贵冷艳的很,除去必要参加的晚会,几大家族的宴会都很少露面,让那些渴望一饱眼福的旁系贵公子们失望而归。

黄明昊哪是一般人,自小在盘口长大,什么也学倒是六岁学会拿枪九岁练习格斗,家里安排的出国学习全当耳旁风。小一辈的里面不算范丞丞,黄明昊顶爱挑着去找林彦俊玩,林家也算是独树一帜,跟几家相比倒是规矩的很,格外重视文才,小少爷打小送去英国读书,三年前才刚接回来。俩人平时无聊了最爱去敲范公馆的门,借口找范丞丞逮了机会就往人家姐姐房间门口蹿。倒是黄明昊是范冰冰看着长大的,没那么多寒暄假热络,熟悉的不行,一开门就提着耳朵往外扔,结果下次还是小狗狗一样往门口蹲。

这例行宴会两月一次,饶是如此黄小少爷每次必得迟到,还拖上一个垫背的。这次只顾着去街角新开的咖啡厅喝咖啡体验了,猛的回过神来今天是什么日子,暗叫不好拽着蔡徐坤胳膊就要跑,吓的蔡徐坤一个激灵,赶忙把人拽住指指柜台。

黄明昊莫名其妙,甩甩他的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也没看出什么不对,一个眼刀就要飞过去让蔡徐坤硬生生按住了脑袋。

“黄明昊,你丫没结账就想跑?”

等两人紧赶慢赶到了宴厅饭局早就开始了,还是小少爷有经验,蹑手蹑脚贴着墙边溜进去,正准备松口气就不知踩到了谁的脚,差点喊出声来。

范丞丞一脸苦大仇深,上手就要揪黄明昊的领子,后者一边忙不迭的往后躲一边把蔡徐坤往前推,嘻嘻哈哈闹的吸引了不少目光。范丞丞瞥了眼四周按下三个人的脑袋压低了声音,指指左前方神神秘秘的开口。

“朱家那小家主听说过没?我知道没听说过,我也刚知道。人家跟林彦俊一起送英国去了,昨天刚回来,这不就今天来了。”自诩人见人爱的真男人范丞丞此刻一脸八卦,“我姐说她见过一面,那长的,啧啧。”

黄明昊直接翻了个白眼,给范丞丞后脑勺来了一下子“我他妈还以为你要说什么,就这破事儿,谁好奇什么男人阿,什么时候有漂亮姐姐再介绍。”蔡徐坤听的直憋笑,三个西装革履的半大少年硬装老成,抱着胳膊横扫全场,一脸的事不关己。

黄明昊百无聊赖的端着酒杯晃悠,打发了几个凑上来的小姑娘,一转头就瞧见了传说中的那朱家小家主,眼睛就跟长上去了一样,再也没离开过人家。

朱正廷昨天刚从英国回来,人生地不熟的,让父亲领着挨个敬酒,跟结婚似的。喝到中途头有点晕,跟父亲打了声招呼放下酒杯靠着柱子闭眼休息,一身白色西装简直快跟柱子融为一体。朱正廷平日里不喜欢这些应酬的场合,碍着自己刚回国不意思一下怎么也说不过去才来了一趟,心底里却是暗暗发誓下次绝对不再来了。

稍稍休息了一下感觉好了一点,莫名察觉身后一道灼热的目光,朱正廷晃晃头,僵硬的回身,提起公式化的假笑不偏不倚撞见了黄明昊不加掩饰的眼神。

夏听蝉鸣,冬望瑞雪。云巅折梅,偏做那孤妄虚空的狂风,掀翻苦难和不得,天翻地也覆才好。纵有千古,横有八荒,该有场烈焰与寒光并存的战役,立起那面大旗,我便知再无退路。